国务院参事:建国100年时"美丽中国"雏形将初见端倪
发布时间: 2012-11-26   浏览次数: 147

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,努力建设美丽中国,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。国务院参事、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首席科学家牛文元认为

 

建美丽中国 靠制度先行

 

华文武/绘(人民图片)

    ■建设美丽中国,要靠制度先行。包括建立健全生态文明考核评价制度、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、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、资源环境领域的市场化机制、生态环境保护责任追究制度和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等。在这些制度中,考核制度最引人瞩目,也最应该予以重视

    实现人与自然和谐

    广义的美丽中国建设,最终要达到全体国民的体面劳动、起居安适与尊严生活

    记者:十八大报告第一次提出美丽中国的概念,如何理解这一概念?

    牛文元:我把广义的美丽中国概括为“三安、两信、五空间”,所谓三安,即食品安全、药品安全、环境安全;两信即全面提升社会诚信、政府公信;五空间即集约高效的经济空间、山清水秀的生态空间、舒适宜居的生活空间、公平正义的社会空间和乐观从容的心理空间,最终达到全体国民的体面劳动、起居安适与尊严生活。

    十八大报告提出,给自然留下更多修复空间,给农业留下更多良田,给子孙后代留下天蓝、地绿、水净的美好家园。这其实就是美丽中国的具象。通俗说,就是要有充足的物质基础,有美好的生活环境,有足够的发展空间,以此去引导、塑造和深化精神层面和心理层面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记者:在目前的发展阶段,为什么要强调努力建设美丽中国?

    牛文元:谈生态文明,说美丽中国,都离不开一个关键词——“和谐”。从历史上看,人类社会经历了原始文明、农业文明、工业文明等文明形态,原始文明的特点是淳朴但具有盲目性,对自然构不成伤害。农业文明勤勉但具有依赖性,靠天吃饭,随遇而安。农业文明有时也会对自然造成一些伤害,但由于程度较轻,多数情况下可以自行修复。工业文明的特点是进取但具有掠夺性。正是由于工业文明对自然带来了伤害、损害、破坏,许多方面已经难以修复,因而必须倡导生态文明。

    人类新的历史阶段对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我们需要既能支撑人类不断增加需求的发展,也能同时支撑自然环境健康的发展。工业文明200年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,面对资源环境的压力,我们必须主动选择更智慧、更科学的发展道路,这样的文明方式既要吸取以前文明形态的优点,同时又具有普惠规则,为社会各阶层所接受,这就是能充分体现美丽中国的生态文明。

    生态文明是取各阶段文明之长的高等文明形式,同时避免了各阶段文明的欠缺。尤其是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,既反对靠天吃饭的无为,也摒弃人定胜天的错误思想,更加强调尊重自然、顺应自然、保护自然,最终达到人与自然的协同进化。

    考核制度最该予以重视

    党的十八大对建设美丽中国做出了完备的顶层设计

    记者:建设美丽中国,您觉得应当首先从哪里着力?

    牛文元:十八大报告是我们的行动纲领,它对生态文明建设、对美丽中国建设的思想理念、本质特征、国策方针、途径方法都有了总体的要求,可以说是个完备的顶层设计。比如, “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,融入经济建设、政治建设、文化建设、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”,“坚持节约优先、保护优先、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”、“加强生态文明制度建设”等等。纲举目张,有了这样的纲领,在贯彻上就有了方向。

    制度建设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保障,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说,建设美丽中国,要靠制度先行。在制度建设方面,报告中包含了五层意思。一要加强生态文明考核评价制度建设。也就是淡化GDP考核,把资源消耗、环境损害、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,建立体现生态文明要求的目标体系、考核办法、奖惩机制。二要建立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。三要深化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税费改革,建立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。四要建立资源环境领域的市场化机制。五要健全生态环境保护责任追究制度和环境损害赔偿制度。

    这些制度中,考核制度最引人瞩目,也最应该予以重视。考核制度是转变观念重要的指挥棒。指挥棒对了,我们基本国策的执行、生产布局的优化、发展方式的转变、包括全社会的整体推进都有了动力。有人说制度建设容易出现难以操作的问题,我觉得这是可以解决的,各级政府都应该按照顶层设计的要求,有针对性地努力建立和完善考核制度,将工作落到实处。

    建设美丽中国不可能一蹴而就

    到建国100年的时候,美丽中国的雏形会初见端倪

    记者:美丽中国给了我们一个美好的愿景,您认为,这样的愿景实现起来需要多长时间?

    牛文元:从人民的需求来看,我们迫切需要清新的空气、清洁的水、安全的食品、舒适的人居环境等公共生态产品和有效生态服务,同时,也迫切需要解决很多由于过度开发和污染引起的环境安全问题。这是百姓的期望,也是政府最先要解决的。解决这些问题,靠的只能是科学发展。而这要有一个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    比如,我们的生产方式脱胎于传统工业化的路子,以往很多主要是靠拼资源、拼环境容量消耗得来的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就是要从这样的传统发展模式中解脱出来,减少资源能源消耗,以最集约的方式达到最大的发展成效。我们迫切需要以此为主导思想的制度设计和产业设计,但这必须经历一个过程,需要付出时间成本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面临两个世界性难题需要破解,第一是经济增长停滞的魔咒。中国已经实现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,这在全球是绝无仅有的。从世界上看,包括日本和亚洲四小龙,都没有逃脱这一魔咒。第二是中等收入陷阱。跨入中等收入阶段,社会矛盾尖锐、社会管理成本增加,让许多国家陷入僵局。要破解这两个难题,我们需要新的发展动力。

    提出生态文明建设、提出美丽中国的概念,正是我们破解上述难题的新动力,反映了我们党的高瞻远瞩。这样的动力,要靠制度设计、科技进步和社会整体生态文明意识的提高。

    正如十八大报告所说的那样,我们需要从空间格局、产业结构、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上推进生态文明建设,只有每个领域都实现突破,才能取得总体上的成功。这虽然是一个缓慢的长期过程,但是水滴石穿,有志者事竟成。我自己的想法是到建国100周年的时候,我们生态文明建设的成果能显著体现,美丽中国的雏形也会初见端倪。(记者 孙秀艳)